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

半月谈|尾菜之困,尾大不掉

2019-08-30 09:26
来源:半月谈

半月谈记者 朱国圣 聂建江 王朋 张睿

近年来,快速发展的蔬菜产业产生了大量废菜烂叶,累积倾倒的尾菜腐烂变质,令人作呕。由于蔬菜流通?#26041;?#30340;尾菜量大且集中,并且?#35797;?#21270;利用?#35759;?#22823;、处理成本高,甘肃尾菜治理已有10余年,至今未有明显成效。

在兰州市榆中县三角城乡尾菜?#35797;?#21270;利用示范区,由于生产线停工,用于堆放尾菜处理残渣的货场堆满了腐烂的尾菜 王朋 摄

菜库变成垃圾场, 随意倾倒隐患大

甘肃省兰州市是我国高原夏菜主产区,也是“北菜?#26174;恕?#35199;菜东调”集散中心。

?#24247;?#34092;菜产销旺季,沿着G312国道或G22高速途经兰州高新区定远镇时,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味。当地居民告诉半月谈记者,这是堆积的尾菜腐烂后散发的臭味。蔬菜在运往各大消费市场前,在生产、加工、流通等?#26041;?#24517;须去掉的菜叶就是尾菜。

半月谈记者在兰州市高新区定远镇、榆中县三角城乡等蔬菜集散中心看到,满载蔬菜的货车随处可见,几乎每个蔬菜保鲜库里都堆满了废菜烂叶,部分腐败尾菜堆渗出黄绿色水体四处横流,滋生出一群群蚊蝇。

在定远镇全顺产销专业合作社的菜库,工人们正忙着分拣蔬菜。一棵娃娃菜?#35805;?#24471;只剩白色的菜心,一根芹菜要去掉近2/3的茎叶,几名工人不一会儿就被堆积的尾菜包围。

兰州?#20449;?#20135;品产销协会会长蒋建伟告诉半月谈记者,大部分蔬菜在包装前至少会去掉1/3的菜叶,并且蔬菜产销季节集中,尾菜量大难处理,很多菜库企业只能暂时把尾菜堆放在菜库的院子里。“仅定远镇就有40多家菜库企业,每天产生的尾菜超过3000吨。”

据了解,过去定远镇的尾菜?#25216;?#20013;倾倒在定远镇蒋家营村胡家沟。去年6月份,当地?#24230;?#36164;金2600多万元整治胡家沟,并禁止在胡家沟倾倒尾菜。

半月谈记者看到,有执法车辆在胡家沟附近巡查,但是仍有部分菜库企业偷偷地找其他地方倾倒尾菜。蒋家营村东山一处山坡,多?#24605;?#20010;机械挖掘的深约4米、长约20米、宽约5米的深坑,坑体中填满腐败的尾菜,部分坑体的尾菜已发黑并渗出黑水,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黑水坑。

据司机介绍,这是部分菜库企业租用的专门用于倾倒尾菜的土地,随意倾倒尾菜的现象在当地仍然较为普遍。

探索尾菜治理,10余年成效不彰

高原夏菜产业已成为兰州市特色品牌产业。近年来当地虽然探索了尾菜生物发酵、工厂化处理等?#35797;?#21270;利用方式,但仍无法破解尾菜之困,主要卡在两个方面。

一是尾菜量太大,产生期集中。甘肃农业大学研究员晋小军跟踪调查尾菜问题10年有余。他介绍,尾菜主要在蔬菜的生产和流通?#26041;?#20135;生,生产?#26041;?#20135;生的尾菜通过生物菌剂堆?#30465;?#27812;肥等方式,可以就地处理、直接还田。但是流通?#26041;?#30340;尾菜量大、集中,现有尾菜?#35797;?#21270;利用企业无法消纳,处理?#35759;?#22823;。

每年6月至9月,除了兰州本地蔬菜外,来自永昌、临洮等省内多地和宁夏、青海等省区的蔬菜,都会在兰州包装为成品,经过冷藏处理后,再销往外地。兰州?#20449;?#19994;农村?#36136;?#25454;显示,2018年兰州市仅流通?#26041;?#20135;生的尾菜就超过90万吨。目前兰州?#25191;?#30340;工厂化处理生产线,年处理尾菜只在10万吨左右。

二是尾菜处理成本高。2018年浙江华庆元生物科技有限公?#23621;?#27014;中县三角城乡一家菜库企业合作,?#24230;?200万元建成运营了一条工厂化处理生产线,日处理尾菜400吨。华庆元公司兰州分公司负责人张文俊介绍,生产线采取机械压榨、固液分离的处理方式,处理一吨尾菜的成本达到106元。由于很多菜库企业拖欠尾菜处理费用,生产线现在基本处于停工状态。

据了解,兰州市政府曾引进广西来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利用尾菜生产有机?#21097;?#36825;是一个省级尾菜处理利用专项资金扶持项目,但由于成本、融资等多种原因,企业运行不久就停工停产。

甘肃省农业生态与?#35797;?#20445;护技术推广总站副站长吕文军介绍,兰州高原夏菜以娃娃菜、菜花、芹菜等叶菜为主,尾菜含水率超过90%,干物质非常少,有机?#30465;?#39282;料产出率低、成本高,并且尾菜易腐烂变质,尾菜?#35797;?#21270;利用项目缺乏吸引力。

吕文军说,过去他们曾尝试发展沼气、养殖面包虫等方式处理尾菜,但是尾菜水分太大,产气量太?#20572;?#24182;且尾菜量太大,靠养殖面包虫根本无法消纳产生的尾菜。10多年下来,推荐和试用的方法有多种,但都难以解决尾菜之困。

8月6日,在兰州市高新区定远镇蒋家营村的一处山坡,一辆货车正在倾倒尾菜 王朋 摄

综合施治方可避免治理“烂尾”

高原夏菜产业是甘肃扶持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特色优势产业。近年来,甘肃鼓励适宜蔬菜种植地区农民发?#25925;?#33756;产业,全省蔬菜种植面积由2014年的750万亩增长至2018年的980万亩。随着蔬菜种植面积不断扩大,尾菜量也?#26412;?#25856;升。吕文军、晋小军等人认为,在国家环保政策收紧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背景下,尾菜亟须综合施治。

不少蔬菜种植大户和菜库企业环保意识淡薄,?#21335;?#26395;于政府解决尾菜难题,不愿?#26800;?#23614;菜治理费用。“要?#27807;?#35299;决兰州尾菜难题,必须落实‘谁污染谁治理’的原则。”吕文军说,现有很多尾菜处理技术均已成熟,通过政府引导,吸引社会力量开办尾菜处理工厂,菜库企业强制性缴纳尾菜治理费用,以?#22266;?#23614;菜处理成本,形成“政府引导+企业付费”的综合治理机制,方能解开死结,形成良性循环。

同时,要加强职能部门的协同监?#28966;?#29702;。吕文军、晋小军等人认为,尾菜治理是一项综合系?#25215;?#24037;程,需要国土、环保等部?#21028;?#21516;发力。相关职能部门要进一步明确监管、污?#22659;?#27835;等责任,强化对随意倾倒尾菜等行为的监管和惩治。

此外,还应进一步加大财政?#22266;?#25454;了解,甘肃省自2011年起,每年省级财政?#22266;?000万元用于治理全省尾菜难题。这1000万元的?#22266;?#20027;要用于全省蔬菜生产?#26041;?#30340;尾菜处理,流通?#26041;?#30340;尾菜处理?#22266;?#20165;有100万元。一些蔬菜企业和尾菜处理企业建议,可通过“以奖代补”等方式,鼓励企业按照环保要求处理尾菜。编辑:许中科

责任编辑:孔德明

热门推荐

搞笑斑马彩金